Aokman:我最想彌平資訊不對稱的差距。


請問工作滿意嗎」的第 4 篇,我花了兩年(?)才繼續寫下去,這中間經歷了許多自己的生命題目,但也發現這個專題有趣的地方,確實是我很關心,也很想要好好跟自己對話的題目,所以事隔兩年之後,我又繼續寫了。

我很喜歡 meme ,也很喜歡看 BBS Movie,當我在因緣際會之下,認識了幸福專賣的 Aokman ,開始這個專題的時候,我立刻問他可不可以受訪,他表示這不是正式工作,可以受訪嗎?我表示非常樂意,也很適合,因為當板主這種工作,實在是非常難又累的事,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,他是怎麼經營他的興趣的。

  • 關於你的工作,你希望別人關心你什麼事?

  • 例如說,我創作的 BBS Movie,扣掉我創作本身的想法,過去的台灣因為網路速度限制,內容呈現的形式與樂趣,源自 BBS 用文字特性呈現梗,就是當時最適合的方式,facebook 跟 Youtube 等網站,也都還沒有出現,網路速度也還不到現在這種速度。網路速度變快了之後,Youtube 開始容易流傳,BBS Movie 的創作者開始進入社會工作,創作的內容相對少了, BBS Movie 版看的人也逐漸變少,慢慢變成看翻譯影片的人。

    不管是我做也好,或是我分享的資訊也好,現在做網路行銷的人,似乎過度在意所謂的數字,數字是可以計算出轉換率,也會跟賺錢有關,但後來似乎重視內容是不是好的、是不是能吸引到目標族群的經營者,還是不夠多。雖然有很多人在談內容行銷,但內容不一定跟扎實畫上等號。像是 Vine 上的短片,六秒鐘就是會吸引到你,在六秒之間,你就會覺得某個食物很好吃,以我們在談的內容來看,他好像沒什麼內容,以刺激腦細胞的觀點來看,很有內容,你看了你就餓了嘛,你看了你就是在那精準的時間,看到那段影片,決定我今天中午就是要吃這個。

  • 你自己怎麼看待你的工作?

  • 我認為還需要把好內容的刺激價值找出來,你看到這個內容對你的刺激是什麼,是我很重視的事,你可以看完一篇文章很感動,你也可以看完兩三句話就想到以前很多事情,或是看到幾句話就笑到往生。
加我 facebook 好友的人都會跟我說他的塗鴉牆會被我洗版,曾經有朋友問我說,我到底是有多少耐心,去塞入這些沒有固定方向的資訊到自己腦中?文字、圖片、影片、聲音等等。對我來說,只要我覺得夠有趣,我就會收集之後再釋放出來;這件事做久了,我會知道這些內容除了自己有興趣之外,其他人是不是也會同樣感興趣。我除了自己很討厭的內容,我不會刻意篩選我看了什麼內容,從龐雜的資訊量裡面,收集來的資訊我可以整理出一套規則。

  • 聊你的工作,你開不開心?

  • 我覺得更精準的描述是有趣,有趣的定義是這東西有刺激自己思考的切入點;做這件事是不帶壓力的狀態,例如為了要找我幾個月前看過一個有趣的東西,我可以回到一堆資訊裡面去把它挖出來,我不會覺得很煩,因為這個歷程,我把這個內容挖出來了,我自己也被刺激到了。我最常挖的圖,是翻譯「我笑故我在」的作者翻譯的一張圖,叫「歷史課本上面寫的和我經歷的不一樣啊」,這種圖除了很好笑以外,它還反應了一些我們這個世代的觀點與想法。


    歷史課本上面寫的和我經歷的不一樣啊
    小朋友的願望:「結束世界上的所有戰爭」
    圖片來源:我笑故我在 – 方吉君速報


  • 去除條件限制,你理想中想做的事是什麼?

  • 我如果在沒有條件限制的情況下,最想做的是全力投入內容創作,找到一個新的 Style ,這個 Style 很有趣,我做出了一大堆這種 Style 的東西,大家很喜歡,或許有人就會去模仿,這樣就會很有趣。風格被模仿是我覺得很重要的事情,像我當時在畫 BBS Movie 的 Yeah 教授這個角色,一開始是因為看到電視上的葉教授,創作歷程中不明原因(?)的發展, Yeah 教授的角色設定就被導向爆炸噴血,我看到大家很喜歡噴血,然後血就越噴越奇怪,動畫就變成了血腥風,其他人也跟著做血腥風的感覺,這就是我說的開了一個 Style ,幸福專賣就是溫馨且理性地講某一件事情;當大家有好評,有人去模仿我創造的 Style ,是我在去除條件限制後想要建立的一種環境。


    爆炸的 Yeah! 教授

  • 如果可以,你想幫你的工作跟其他人說什麼?

  • 我心中認為這件事有極大的樂趣,促使我自己有這些行為,我會想要讓更多人知道的是,你所認為的世界可以更不侷限,當你更不侷限可以接觸更多東西,的確每個人都有框框,多數人認為自己的生活圈就只在這裡,但是只要有人的生活圈被突破了,他就可以認知到他的生活圈不只是這樣。像我去跟公務人員演講,來的聽眾有一半都是年紀比我大的,當我跟你說 John Cena ,你會想起他的背景音樂,



    但演講中放出 John Cena 的照片,他們是沒有反應的,就算我們知道他很紅,他們不知道那是什麼。但我放完了惡作劇影片,這群人非常有反應,我跟他們說:「現在我在你腦中,輸入了這個背景音樂」他們就笑了。我們雖然生活在同一個區域裡面,但是我們認為的世界跟他們認為的世界是非常不一樣的。那我如果能夠接起同步的這條線,實際上同步之後,資訊、商業及應用上,是可以接起來的,我跟 G0V 的朋友在聊這類話題,最在意的是資訊不對稱,同一群體裡面對一件事的看法跟認知,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差別?

  • 為了工作,你改變了什麼?

  • 我去參加亞洲創意節的時候,參加者所用的技術,操作社群模式的新穎程度,提出來的理論非常有趣,台灣還需要一段時間,才會出現類似的觀點或是作法,某個有名的人用了之後覺得很好用,才會開始在圈子裡面紅了起來,我想縮短這個時間差距。接受刺激之後,從家人覺得我應該要好好念書,然後考公務員過一輩子,很開心就好了,後來接觸網路上的內容,發現網路可以開拓我的另外一塊,我變得更不拘束自己,以前我的想法比較保守,如果我做了什麼事情,會不會有什麼樣的結果?我看到那樣的事情是不好的,看到那樣的事情是好的,轉變成一個不斷的想,很多事有不同的面向,持續地接受各種刺激,看見更多面向存在在這個世界上。

    「讓子彈飛一會」演變成「潮水退了就知道誰沒有穿褲子」,很多事情從現在看跟你以後看是不一樣的,大家都會說要從不同的角度看事情,但更好的方法是,讓那個人去看到不同的角度,而不是只是說從不同的角度看,這兩個是有很明顯的差距的,當我只是跟他說你應該要從不同的角度看,他還是會保持在他的價值觀,只是他會知道說有不同的角度可以看;我直接把不同的角度擺在他面前,他所想的又會是不一樣的內容。

  • 接下來,你會想做什麼樣的工作?

  • 接下來,我想要尋求平面式的團隊,組合出我看見的有趣內容平面,輸出給可以完成內容的人,讓他完成內容,我不是一個擅長精緻製作的人,我擅長在承接很多資訊,那我就要做好高傷害輸出的角色。

    我朋友說我很適合自己去創造一個職缺,我能不能創造一個最適合自己的多元類型工作,我還在等著看。

      藍鑫的對談後記:

    對我來說,能跟一位我很欣賞的 BBS 動畫作者碰面,是有股莫名的興奮,覺得超級有趣,從樸實地記錄當下來看,這算是為了我自己的青春找到鼓勵自己的方式,讓以前沒追尋到的青春,透過自我追逐的方式,回到生命中。我很希望我能把這種動力持續分享給其他身邊需要這種動力的朋友。

    您也想對談嗎?歡迎填寫這份表單與我聯絡


    
完整計畫請看:「請問你的工作是什麼?」對談計劃


    發表迴響

   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