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onard:流暢溝通與理解是我的專業。

請問你的工作是什麼?」的第 3 篇,我邀請了認識 5 年的 Leonard,分享他在口譯與翻譯工作上的點點滴滴,他說這是他少數表達自己意見的分享,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隱藏在舞台角落卻很難忽略的翻譯人員,面對工作的觀點。

Leonard-流暢溝通與理解是我的專業

  • 關於你的工作,你希望別人關心你什麼事?
  • 關心翻譯的內容,內容是最重要的,不論是口譯或筆譯,內容是最重要的,翻譯者不重要,強調翻譯者不重要的原因是翻譯行為在協助溝通過程,最重要的元素是溝通內容,還有溝通的雙方,翻譯者是輔助工具。當我在扮演翻譯者的角色,會希望自己可以隱形在過程中,但個人特質往往是無法控制的影響因素,例如口譯因為我在現場,聽眾還是會意識到有人在現場幫忙傳遞訊息,筆譯則會因為每位譯者慣用方式不同造成影響,所以對某些客戶來說,他們能夠鑑別譯者之間的差異。

  • 你自己怎麼看待你的工作?
  • 我的工作是因為運氣好,因為剛好興趣跟工作是同一項,所以我覺得能夠從中找到樂趣很重要,現在大多數的工作內容,就翻譯而言是有樂趣的,通常沒有樂趣都是枝微末節的雜事,從開始當譯者到現在,都有自己發掘自己的樂趣,如果從收費工作找不到樂趣,就從免費、自己有興趣的翻譯內容來填補暫時的空虛感(笑)。

  • 聊你的工作,你開不開心?
  • 聊工作本身很開心,因為一直接觸到新的東西、新的內容,不同領域的事情,比方說本來不知道行銷在做什麼,因此認識行銷;或是本來不知道同步降壓轉換器在做什麼,後來因為有工作誘因就瞭解的事情,這是我覺得很有趣的地方。像是科技類因為翻譯提到中央處理器、智慧型手機等內容,我以前沒有興趣,因為工作它來了,我開始慢慢接觸它,從中找到可以學習的東西,目前開始我略懂的項目越來越多。

  • 去除條件限制,你理想中想做的事是什麼?
  • 
我可以翻譯我自己覺得有興趣的內容,不受到著作權限制,很多內容我想要翻譯,但都受到著作權保護,這種情況下要翻譯當然還是可以翻,但是流通途徑跟流通範圍就會變小。因為有些國外的事情很適合讓台灣的人看到,但是翻譯都涉及到著作權,你只能選擇部分翻譯,或是改寫內容介紹它,讓文章流通在有興趣想要看的人。
    
翻譯對我來說是畫重點的過程,當我翻譯完這篇文章,我就懂了,翻譯是我認識文章中世界的方法與管道,這是筆譯,口譯也有類似的歷程,不同的口譯場合會知道不同的內容、想法和邏輯,還有不同的沒邏輯,我沒有在指涉誰。像我出國口譯完一天之後,委託單位要做簡單的記錄,他們問我其中一場講什麼,我是無法想起其中的內容,我需要一個開頭,所有的口譯內容就串得起來。

  • 如果可以,你想幫你的工作跟其他人說什麼?
  •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工作,但同時也是個被有些人不重視的工作,我在做中英口譯與筆譯,大家會因為自己多少都會英文,誤解筆譯、口譯是只要會講英文就能做的職業,尤其是台灣有很多的留學生或住過國外的台灣人,他們都具備基礎程度,但是討論即時性、內容與品質,專業與業餘的鑑別度立刻出現,鑑別條件的依據是穩定度。

    特定領域的業界用語與背景知識無法因為一次筆譯、口譯就能熟悉,業餘筆譯可以翻,但是就要花比較長的時間去找,我接觸的案子常常需要兼顧時效與品質,業主就會找固定的人合作。因為一家公司的產品進步,都是漸進式的成長,會從之前的翻譯經驗中,縮短對公司的了解,提高翻譯的品質,幫助客戶有更好的表現。

  • 為了工作,你改變了什麼?
  • 這幾年改變了心態,我以前會為了不無聊,什麼樣的工作都接,不評估時間、領域熟悉度,現在除了進行中的翻譯內容,不需要工作時我開始大量閱讀各種領域的內容,幫助自己累積知識,不再只因為工作而學習與隨時翻譯,不再讓自己覺得無聊。

    
另一個心態的轉變是,知道自己適合與不適合的類型,我很清楚自己不適合翻美妝類的內容,業主要的語氣與描述的方式,以及原文與譯文之間的距離,對不化妝的人而言很難掌握,原文跟譯文之間的距離,我看待的方式是目的,如果是投稿文章,目的是希望大眾了解意義,翻譯時就要讓意義確實傳達,越流暢越好,但如果目的是行銷,為了讓記者能夠發稿,就需要容易抓住的梗跟詞藻堆砌,著重在字斟句酌。

  • 接下來,你會想做什麼樣的工作?
  • 
目前的工作很愉快,沒特別去想之後要做什麼工作,我會想要嘗試跟語言有關,不完全與翻譯相關的工作,之前也做過活動主持、司儀、採訪和寫文案等工作,可能會需要翻譯的技能,因為有些合作對象是外國人,這是不斷挑戰自己與調整的過程,做不同工作會幫助翻譯的流暢度,例如在參與記者會之後,翻譯時會更瞭解記者要的是什麼,了解他們要的用語,能更幫助公關公司或是行銷達成他們的目的,業主會覺得付款金額是值得的,雖然業主都會喊好貴,但還是要有物超所值的感覺,提升自己的附加價值。

      藍鑫的對談後記:

    語言這項工具,是擁有國際觀的必要條件, Leonard在這幾年裡,一直讓我覺得很佩服,他接待了不少講者,也有許多與國際同步的觀點,在他每次的經驗分享中,都會是個很好的檢視標準,讓我反思我還需要用多少投入,讓我可以多看見一些別人的世界。

    您也想對談嗎?歡迎填寫這份表單與我聯絡


    
完整計畫請看:「請問你的工作是什麼?」對談計劃


    發表迴響

   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