攝影師 Way:畫面以外的細心與基本功。

這篇是「請問你的工作是什麼?」的第 13 篇對談,我希望可以透過這些對談,幫助彼此在工作裡看見更多自己的故事與前進的方向,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非常厲害的攝影師: Way ,我和他是在一次工作時,他拍攝別人,我則是去幫忙處理一些雜事,他按快門的方法跟處理照片的過程吸引到我,因此有了這篇對談,我希望分享給大家的,是畫面以外的故事。

這張照片是 Way wang 第一次用紀實記錄類別,在美國IPA與英國LICC兩個職業組攝影競賽中的得獎作品。

  • 關於你的工作,你希望別人關心你什麼事?

  • 當然第一個還是作品,拍的東西,作品在台灣很難被看到,在台灣比較重要的是價格,不是作品,像我最近遇到很多大公司,他們資本額上億,他們要拍形象照、廣告照,因為以我們來說,在這一行待比較久的人,大概都會有一個想法是,我們不能去壓價錢,不會報很貴,就是正常的價格。壓價錢對大環境是不對的,價格只會越壓越低,基本上當我們用正常價錢在報的時候,大公司通常都不會有回覆,他們都會覺得太貴。

    10 年前,我在當攝影助理的時候,前輩拍麥當勞的漢堡,一顆是七萬塊台幣,可是現在 7,000 人家都嫌貴,更不好的一點是,台灣是一個非常崇洋的國家,他們寧可用在國外拍不好的攝影師來台灣拍照,也不願意用台灣人,3C 大廠都有一樣的狀況,我有一次幫某家大廠收爛攤子,他們找了一個在台灣的法國攝影師拍東西,拍完之後沒有一張東西可以用,可是法國攝影師收得非常非常貴,這就是台灣對攝影的看法,一個很大的問題,他們寧願用拍得很爛的外國人,也不願意給台灣人機會。我說的要扣掉林炳存等等的前輩,在他們之後的攝影師,現在在業界都是處於很掙扎的狀態。

    我不拍婚紗跟婚禮,比較少會碰到真的會壓我價錢誇張到不行的業主,還是跟大眾來看的環境有一些區隔,我主要拍雜誌、商業案、廣告案,他比一般攝影案件的門檻高,要求相對多,案源會比婚紗跟婚禮少很多。

  • 你自己怎麼看待你的工作?

  • 我一開始拍照的時候,覺得只要作品好就好了,我只拍我想拍的,在攝影業中越來越久,在台灣的攝影師都是執行者,商業案件是沒有東西是自己想的創意可以一併放進案件,廣告案拍攝的現場,攝影師沒有任何份量,要按照廣告公司的命令,但在國外,攝影師在拍攝現場的調整會被尊重,台灣的業主覺得廣告公司比較需要尊重,攝影師只是來按快門。

因此工作時間久了,已經沒有想拍不想拍,在台灣的商業案就是我的工作,賺錢的過程,心態從以前的藝術家,轉變成現在覺得能賺到錢比較重要。

  • 聊你的工作,你開不開心?

  • 拍照這件事是好玩的,聊工作我很開心,在拍照的環境中我不太會覺得累,或是不高興,除非真的遇到很瞎的業主。

  • 去除條件限制,你理想中想做的事是什麼?

  • 那我就在家裡軟爛,不拍照了(大笑),我們很常幾個攝影師就在講,中了樂透到底要幹嘛?有些攝影師就會說,我要買什麼相機,我們都會很疑惑地看著他,中樂透了為什麼還要做苦工?

  • 如果可以,你想幫你的工作跟其他人說什麼?

  • 拍照這件事就是做苦工,是花勞力的一件事,不是大家想像中,看到偶像劇裡面,比方說像杜拉拉,仔仔在裡面當攝影師,看起來很帥,大家都幫他弄好,現實裡沒有這件事,大家看不到我們在拍攝之前釘背板、鋸木頭,滿身汗刷油漆,噴漆做道具,那個是大家看不到的,大家都覺得攝影師每天跟模特兒一起工作,可是大家沒有遇過後面辛苦的地方,攝影現場沒有想像中的美好與開心,模特兒一天要穿高跟鞋 12 個小時,換 100 多套的衣服,模特兒把高跟鞋脫下來的那一刻,腳都是破皮的,很高的模特兒腳都很大,鞋子不好買,所以在現場,他們都是硬塞,腳拍到流血是很常見的事。

    攝影師如果拍比較大場的演唱會,相機加鏡頭就 5、6 公斤,拍 2 個多小時,隔天手差點舉不起來,這場的特殊狀況是,演唱會主辦單位不發媒體,所有的發稿照都是在我們攝影團隊身上,團隊總共兩個人,為了要應付舞台多個角度,攝影工作必須要一直前後跑,前台與舞台上拍特寫、再跑到觀眾席後方拍攝演唱會全景,這場工作我從開拍到結束,上半身的衣服都是濕的。

  • 為了工作,你改變了什麼?

  • 攝影是我唯一可以覺得拿來養活我自己的東西,我雖然也會設計,但我對攝影的敏銳度比設計好,攝影跟設計都需要重視畫面,但攝影裡的開放程度比設計高一些,以前念視覺傳達,我也無法接受自己必須要照著工業設計的設計標線畫圖,我很了解自己能接受什麼,不能接受什麼,我的強項是在整體氛圍的營造。

    我拍照還有一個與眾不同的地方是觀察,很多被我拍過的藝人、名人會說我的照片跟其他攝影師不一樣,很大的原因是透過現場觀察而來,我不是到現場相機拿起來就會一直拍的人,到攝影現場,我會一直觀察那個人,才開始決定要怎麼拍;另外一件事,我在要做拍攝工作之前,會把拍攝對象近三年的媒體照片全部找來看過一次,這些照片除了觀察被拍攝者之外,同時我自己也希望來跟我合作的業主,不要拿到跟別的媒體一樣的照片。

    有時候拍名人有一個問題,比如說江振誠好了,他一回台灣大概有 10 家媒體都採訪他,那如果照片都拍一樣的話,對雜誌來說,這些照片會不會吸引人,是我另外一個考慮的地方,這是目前唯一能養活我自己的東西(笑)

  • 接下來,你會想做什麼樣的工作?

  • 接下來,接下來我比較想要當整合者的角色,現實面來說,拍照能拍到幾歲?我看過的資深攝影師,因為長期用眼造成眼睛退化、手腕、肩膀也都有職業傷害,穩定度也沒有這麼好,國外的攝影師能拍到七、八十歲,都是特例,攝影師的體力不行就是不行了,當體力不足以扛 30 公斤的器材,就沒辦法繼續拍照,就算有助理幫你拿器材到定位,現場拍攝還是要攝影師自己來。

    我們長時間看螢幕、看相機,閃光燈也是另外一個問題,也許哪一天我的眼鏡就退化越來越嚴重,我反而不會想要一直拍下去,想要變成統整角色,也可以培養新的攝影師,我覺得這樣比較好,當有一群人一起工作的時候,那樣的感覺是好的,一起賺錢是比較容易的。

    我們一群攝影師在討論的是,商業攝影終究是商業行為,真的沒有辦法用藝術家或是文青的思考,最終還是要回到商業經營中思考,才能賺到錢,很多前輩處理的不只是拍照,很多時候都在處理公司的走向,前輩自己的市場在哪裡,想要當商業攝影師,這些事很重要,照片作品品質是基本門檻而已,後面你要怎麼成長,跟攝影沒有這麼絕對的關係,不是照片拍得好就一定會賺錢。

    這幾年我除了拍照之外,花最多時間在研究公司如何經營,後來我開了自己的公司,對我自己來說,我很討厭看數字跟理論的東西,那很煩,應該大家都一樣,可是你想要好好經營一家公司,你要研究公司法、稅務狀況、財務狀況,那些東西反而是更需要了解的東西,開了公司之後我才知道 401 報表要怎麼看,每年的損益表要怎麼看,這些資料在我還沒有開公司之前,我根本不會想懂。

    401 報表跟損益表,會影響到公司資金的狀況,或是跟銀行借錢,這東西都影響非常大,借錢又要看你每個月的營收、支出,這些事是很難想像的,我從小數學就是爛到一個爆炸,我是一個理科超爛的人,後來開始看經營、行銷類的東西,跳出攝影類以外的資料,這些對我的攝影,完全沒有幫助(笑),拍照還是以視覺為主,每年我們要看的是流行趨勢、彩妝趨勢,這些趨勢會影響我們怎麼打燈,前幾年流行比較油、水嫩的妝,這幾年反而流行霧面跟珠光的妝,我們在拍照的時候就必須要調整,這些還是會看,但其他的時間就比以前花更多力氣在不是攝影的地方。

    

很多人都說要去中國大陸工作,最近很多台灣攝影師從中國回來,因為中國他們該學的都學完了,中國人非常精明,台灣攝影師比較貴,我就選中國人,中國人很多,削價競爭之後又排外,之前在中國開棚的攝影師都回台灣了,頂級攝影師才有機會跟中國攝影師競爭;最後我想補充,要一個 100 多年來都在做代工的地方,短短 2、30 年就開始擁有豐富的美學涵養,這是非常困難的事,在台灣的廠商要求以 CP 值為主,所以業主的現狀我們會配合,有人會說可以到國外去,但經濟不景氣是全球性的,行銷預算每年都在下降,雖然國外比較尊重攝影師的專業,他們再尊重你,拿不出預算就是拿不出預算,廣告案還有另外一個問題,語言能不能跟國外業主順利溝通,是一個去國外的先決條件,如果像是日、韓,還有文化問題要克服,這都需要自己有一定程度的努力克服。


    Way Wang Photography: facebook | Web

    —-

      藍鑫的對談後記:

    我在選照片的時候,有許多焦慮,我很怕選不到能與內文搭配的照片,後來發現,這是我多想了,跟我平常看梗圖看很多有關係,原本人物的表情,搭配上 Way 說的話,就成了另外一番風景,這整個計畫寫到這裡,過程中我不停在反覆思考為什麼,當時開始計劃的那一刻,那個「為什麼」有因為寫出來之後,得到答案了嗎?以我來說,最大的困難大抵是無法得出一個懇切的自我回答,而讓自己糾結在某些狀態裡,成為一種尷尬的風景。

    Way 在對談的過程中非常直接,直接到我有點擔心寫出來的內容會不會太露骨,後來回頭再整理,發現其實還算溫和,很高興我能用文字介紹一位人生畫面裡有獨到光影的攝影師。

    您也想對談嗎?歡迎填寫這份表單與我聯絡


    
完整計畫請看:「請問你的工作是什麼?」對談計劃


    發表迴響

   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